缅甸掸邦东部第四特区资讯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交通 农业 教育

感怀至今 记我军旅生涯初期的生活

2020-2-23 09:16| 发布者: sxa| 查看: 349| 评论: 2

摘要: 感怀至今 记我军旅生涯初期的生活

 

当兵前,我一直喜欢关注军事类的新闻,比如当时闹得沸沸扬扬的叙利亚危机、利比亚危机,我深刻明白,只有手里掌握了武器,才能真正守卫和平。从那刻前,我就梦想成为一名军人,为特区的和平作出一名特区热血男儿该有的贡献。

2012年5月3日,这一天,深深烙印在我的心里,终身难忘。17岁的我,离开父母,告别家乡,走进掸邦东部民族民主同盟军,真正成为了一名特区军人。

刚进入部队,和大家想象的一样,要开始为期三个月的新兵训练。一开始,由于我年轻,精力充沛,各项科目都训练得十分卖力,但是过了几天,慢慢发现自己力不从心,外面的生活和部队的正规化训练还是有着很大的区别。记得当时,语言不通,在进行匍匐前进科目训练时,我的手腕、膝盖都磨破了,开始出血,真的是身心俱疲。当时班长用傣语和我们说:“现在流点血不怕,以后真正在战场上,就不会流血了”。带着班长的训诫和内心不服输的心态,我咬牙坚持,顺利完成三个月的新兵训练。

记得有一次过节,几个布朗族的战友饭后坐在树下沉默不语,那一刻,我知道,他们想家了,我的心情和他们一样,也想家了。我们一起坐着,远眺家的方向,映入耳目的只有青山大树、兽叫鸟鸣,但是此刻,大家眼眶都湿润了,这是对父母、对家人的眷恋。我们深刻明白,有区才有家,只有守护好特区这个大家,我们的小家才会幸福美满。

有一天夜里,紧急哨突然响彻军营,我们的行军拉练开始了。那时特区处在雨季,几乎每天都在下雨,这为我们的行军带来了严峻的挑战。面对雨水的冲刷,我们昼夜行军,记得当时过田埂的时候,大家手牵手,互相鼓励、扶持,即使掉到了泥塘里,二话不说,立刻重新爬起来,继续前进。由于我没有走山路的经验,在行军过程中,摔了很多跤,背包和裤子沾满了泥巴,但是军营的生活早已练就了我不怕艰辛、严守纪律的作风,所以这点困难不算什么,咬牙挺过。当途中休息十分钟时,几乎每一位战友躺下就能睡着,我靠着一棵树休息的时候,突然全身发痒,起疙瘩,皮肤都变成了红色,一个布朗族老兵看到说:“赶紧让开,你被鬼附身了”。接着他就给我治鬼,嘴里说着我听不懂的话语,念念有词,我一直不相信牛鬼蛇神,但是那一刻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最后,我才得知,那棵树叫做“七癞树”,人靠上去,就容易过敏。看着长相漂亮的树,内心不禁感慨道:“原来漂亮的花儿有毒,漂亮的树也会有毒啊”!

我们爬过几座山峰,走过一条峡谷后,来到了南垒河畔,扎营休息。大家顾不得劳累,赶紧洗衣服,整理内务。忙完一切后,大家兴致突然起来了,开始唱歌,一直唱到深夜,河畔到处回荡着我们的歌声。本来应该可以很快睡着,可是那一晚我失眠了,看着天空皎白的月光,我想起了父母、老师、同学,我有很多话想和他们说。我就把自己想说的话,写在心里,装进玻璃瓶,放进河里,人家说这样做,想念的人就会听到自己的话,希望漂流瓶可以把我的思念带给他们。那一晚,我在河畔的石头上坐着很久,就像放电影一样,回顾了我的人生。

岁月不居,时间如流,转眼间8年过去了。在这8年的时间里,我以军人的身份走遍了特区的每一个角落,看到了很多漂亮的寨子,看到了孩子脸上灿然的容颜,看到了老百姓对和平生活的向往,看到了学生对知识的渴望,看到了各项事业的繁荣发展......

当有人问我:“你当兵,一个月多少工资?”我笑而不语;当有人问我:“你当兵有什么用?”我笑而不语。

我想说,我保护这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,我很高兴!

 

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发表评论

最新评论

引用 漳河一郎 2020-2-27 15:42
该文语言朴素、情感真挚,切实反映了作者卫国爱民的博大胸怀。
引用 请叫我刘大炮 2020-2-25 09:22
确实缅甸并不是一下太平的国家,尤其边境地区战乱频发,需要特区军人不懈的努力来守护来之不易的和平,能战方能止战,这就是“止戈为武”的涵义,希望四特能够永享太平!

查看全部评论(2)

微信公众号二维码
返回顶部